尘世之扉

白毛才是诱受,是妖孽受/攻,腹黑受/攻
天然呆都是切开黑,黑化会很严重
腹黑才是真爱

【斑扉/柱扉】梦·离他远点 (上)

*是柱→扉←斑

*泉奈存活前提

*原著柱扉斑泉意外来到平行世界,但这次意外对他们来就像梦一样

*就以几天前做的梦,梦到的情景来写的,好久没写了

.

  一天创设四人组正在讨论木叶的发展计划,其中就有九只尾兽的分配计划。
  柱间主张分出去,斑、泉奈、扉间主张全留下。有分歧的时候,一般以少数服从多数的。只不过泉奈虽主张留下却提出分发给木叶大族,比如九尾给宇智波……被扉间强烈抗议!
  最后大家看向斑,看他打算怎么选择。
  斑无所谓尾兽去留,作为一弟控这时候只要同意泉奈的决定就行了。
  此举让扉间皱眉不已,还没等他想出什么好办法。
  眼前突然一闪一黑,熟悉的波动让他条件反射的布下一个结界,等其他三人反应过来,他们都换了一个地方,身边人影幢幢,着装华丽好像在开什么聚会,而他们四人正坐在最中央……哦不,是扉间正坐在最顶端那个位置,斑、柱间、泉奈分坐下手在两边。

  “扉间,我们怎么突然换了个地方?是不是飞……”柱间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偏过头看向还保持着结印手势的扉间,没等他说完就被打断了。
  “喂喂!千手白毛你是用了飞雷神么?!你过分了啊!说不过也没人支持你,你就使手段!就算你使了手段也不会有人同意你……”泉奈皱眉不满地说着。
  “……”斑同样皱着眉,不过想的跟其他两个不一样。因为没人支持自己提出的想法,用某种手段来搅乱这种事…不可能发生在千手扉间身上……吧?

  出于某些原因,他经常暗中观察扉间的动作,刚刚出事那一会,他看到了扉间的确结了印,不是飞雷神的,而是别的……他还悄悄开了眼看了一下查克拉回路,嗯,是某种结界术。
  至于扉间到底会不会真的这么做……以这段时间近距离观察,发现从某天开始,一旦他提的意见或建议没被支持并开展,那么他就会磨一磨,再不同意就放弃了。看起来的确是泉奈搅乱扉间的安排,只是…怎么感觉扉间对这种事暗中持有抵抗的心理?
  只要扉间多坚持一段时间,他提出的任何意见都是会实施下去的。毕竟泉奈大多数跟扉间对着干,最主要是做给两族守旧的长老团和那些新加入怕一家独大的忍族看的,只有一小部分是为了看扉间吃瘪的样子。
  最近泉奈常常因为扉间的面无表情和没有多努力坚持一下而生了几次气,下一次四人开会又变本加厉的当挡道的,这又会开始一次轮回……

  “斑哥?斑哥!!你是还没回神么?啊啊白毛那家伙不回我话就算了,木头那家伙又不知道在消沉什么也无所谓,本来也没对他抱有希望,怎么斑哥你也……快点回神!你赶紧说说白毛,让他把我们带回去啦!没有说一声就离开村子,惠理想找我找不到,那我岂不是要面临分手……”说着说着泉奈就把双手搭在斑的肩膀上,来回摇晃着。
  “?”斑被泉奈这一动作闹得赶紧回了神,伸手制止住泉奈的动作。晃了晃有些晕乎乎的头,说:“好了好了,泉奈……”
  “我说,小辫子,惠理桑到现在还没跟你分手呢?真是不知道你哪里值得惠理桑喜欢的,竟然坚持这么久还没和你分手,啧啧啧……”扉间看了看四周,边解开结界边吐槽。
  “喂喂喂!!白毛你这话是不是太过分了?你别以为你没女孩子的喜欢,就就能理所当然的嫉妒我!”泉奈一听这话,顿时这段时间的气就爆发了,‘啪’的一下拍在矮桌上,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许是扉间的结界,导致外面的人群都对他们四个突然出现收到影响,该做什么继续做什么。
  扉间一撤了结界,再加上泉奈这一动静,让这个宴会里所有人都看向他们。还没等他们四个做点什么,他们又把头转了回去,继续刚才的样子。
  还喝酒的喝酒、吃菜的吃菜、聊天的聊天、甚至还有一个兴致起来就到厅中央打起来的……
  看起来跟之前没啥两样,只是不管是在做什么的都在说着什么,比如:

  “xxx你输了!我就说刚才之所以没啥动静,肯定是扉间大人还没有解除结界!”
  “唉~我还以为这次是例外呢!亏我还那么支持泉奈大人来着,没想到……”
  “嘿嘿,赶紧的,你输了这壶酒今晚就没你的份了,给哥几个斟酒!”
  “太过分了!这可是难得的!”
  “愿赌服输,xx君,下次要记住了。”

  “啊啊啊,xx桑!果然跟你说的一样呢!”
  “就是就是!”
  “泉奈大人不愧是四人组唯一有妹纸的男人!”
  “那是当然啦!有妹纸才会被这样对待嘛!取向不同肯定话不投机啦~~”
  “xx太太,这次有新的灵感了么?我好期待啊!”
  “我也,我也!!”
  “还有我!你看柱间大人那一副扉间大人不理他,生气了,要扉间大人亲亲抱抱才能好的样子;
  跟斑大人要不是被泉奈大人一通摇晃就一直没有把视线从扉间大人身上移开,哪怕刚才稍微移开了一会会,扉间大人一说话又看了过去,简直就是不管在哪你永远都是我视线的焦点,其他人不存在的!”
  “(⊙o⊙)哇!姐妹你这重点抓得太准了!要不要加入写一写看一看行列?来嘛来嘛,这里有各种急需喂养太太!”
  “小姐姐总结得太好了!我今晚就回去开工,给不能来现场观看的姐妹们谋福利!”
  “突然觉得泉奈大人好可怜啊……作为四人中唯一有妹纸的男孩纸,常常因为被无意识无视而感到暴躁(划掉)烦恼。”
  “这个不是正常现象么?妹纸你要习惯啦~除了xxoo的时候,只要是四人同出现的地方,每次都是泉奈大人开始暴躁(划掉)烦恼的时候!”
  “……说的也是。毕竟喜欢的人就在那么近的地方,哪怕是欧豆豆也……”
  “对啦对啦!都是有目共睹柱间大人跟斑大人对扉间大人的纠缠不休的忍者,这种事都是正常的~”

  “呐呐,你看我这舞跳得是不是很好看?”
  “跳得再好有什么用啊?扉间大人又不会喜欢,就算扉间大人喜欢你的舞,你确定你扛得住那两位大人的找茬么?”
  “不是吧?那两位大人醋劲怎么这么大?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又不是要扉间大人娶我,就想……”
  “姐妹,还是放弃吧……男人醋起来,尤其是实力强的男人醋起来那叫一个天翻地覆!”
  “是的呢~悄悄跟你们说啊,前段时间我还看到扉间大人被缠得烦了,跑到xx湖去清静了,然后柱间大人跟斑大人都跑到湖边住了!”
  “什么时候的事?”
  “就一个月前开始的!”
  “哎哎哎!太可惜了,我那时已经回中心城交任务,顺便看男盆友去啦!哦,一个豪华房的粮就这么错过了!”
  “喂喂,过分了,不许顺便晒自己有男朋友!”
  “哎呀,别插嘴,还要不要继续听了?”
  “要要要!!”
  “那边那个有男盆友的,就算那时你没有离开,到最后也被赶出去的啦~你问为什么?你要知道扉间大人传说可是跟大海签订契约的男人,躲湖里清静,没准直接化水融入湖水里了,就以那两位大人的对扉间大人的独占y,怎么可能让你方面吃狗粮?┐(´-`)┌”
  “emmmmm,果然……”
  “还有还有,我那时可是看到了那瞬间拔地而起的木墙!还有那段时间时不时就有长着翅膀的炸毛在湖上空飞来飞去呢!”
  “(⊙o⊙)哇哦!”
  “还有我!我也看到了!在炸毛飞了一圈准备在湖中心降落时,就会有木巨人窜出来跟他打一架!那时简直是羽毛与树桩不断掉落到湖面……然后在他们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啊,就会有一巨型水瀑由下而上逆流把他们冲飞!”
  “额……不知道怎么的,大概可能是我思想太污了,我想到了……”
  “唉,别说,当时我也……”
  “嘿嘿嘿……(*^ワ^*)”×N
  “听了这个,我还是想问问我跳得咋样……”
  “哎呀,妹纸你咋回事,怎么还是想不开?”
  “没有,我想开了,得不到扉间大人的喜欢,趁这个机会从这勾搭个男的回家也是可以的~( ´▽` )”
  “等等,这样……”
  “哎哟,姐妹你要知道来自家长的……”
  “好的👌,我懂了。”

  “呐,xx君,我们这样子打起来真的没什么呢?”
  “呀!这是攻受之争,必须没问题!”
  “不是,你这话真的很让人误会的……”
  “只有你一个人会这么觉得,看招!”
  “……能不能不要往脸上打??还有那种大招在这里用出来没问题么?你确定不会被那几位大人处罚么?”
  “瞎操心!扉间大人才不会管这些,只要扉间大人不管,斑大人和柱间大人也不会管的~”
  “真的……么?要知道我们争的可是他们的上下问题。”
  “哈!吃我一笑,不对,吃我一招!”
  “噗哈哈哈!我认输,我认输!”
  “虽然赢的方式不太对,但是扉右就是今年的大势啦!”
  “真是的,说得好像我赢了扉间大人就能……”
  “哎呀哎呀,就算扉间大人不会,但是出版的书会不一样嘛!来来来,一起喝一杯咋样?”
  “总觉得你不怀好意……不过算啦~”

  ……听完这么一堆让人莫名不解,甚至以为自己是不是哪记忆缺失的话,几人如下反应——
  扉间:……这些话能不能再隐秘一点?
  柱间:???发生什么?我和斑对扉间做了啥??
  泉奈:……!!听听这说的是人话么?!不是,为什么……
  斑:我?柱间?扉间?哦哦哦,这样啊?好像说得挺好的!想试试。

  “什么什么?说的都是什么?还有这个挺好吃的扉间你也来一点~”柱间起初还有兴趣听听下面的人说的话,后来发现说的话意思算没听懂……又或者是没往那方面去理解。
  “这个……”斑刚准备夹点东西给扉间,就看到他碗里柱间夹的菜,顿了一下,被泉奈以为是打算夹给他的就伸碗去接,边吃边说:“斑哥这个菜不太好吃,都不合我胃口,我喜欢那个比较甜的,这个有点咸……还有白毛这里已经不算咱们的世界了吧?感觉这边有点奇怪……”
  “本来就不是,这不是早该知道的么?”扉间无奈地看着柱间各种给他夹菜,抬手制止了。
  “哈?这个怎么可能会知道?谁知道你飞雷神什么时候变成随随便便就到了别的世界了?”泉奈抑制住翻白眼的动作,语气十分的不好。

  “不是我,我最近没在研究飞雷神。”扉间面无表情的把碗里的菜夹起来吃掉。
  “不是你还能是谁?”泉奈明显不信。
  “反正不是我,想知道是为什么……没准一会就能知道了。”扉间停下动作往西南方向看了眼,好像感知到了什么好玩的一样微勾唇角。

  正当泉奈还想再问他做什么突然笑得这么让人胆寒的时候。
  有两个人从人群中越众而出,手上还捧着一些书。来到他们这边,把书放到泉奈桌上,就退了。
  泉奈挑眉,随手拿起几本翻看起来,还是图文版的……虽然听到那些人说的那些话,他就有了点不好的预感,但是真的看到实物,嗯,十本里面九本白毛是被压在下面的。
  从证实了这个世界不是他们那个,他就接受了这个世界的斑哥、白毛、木头的关系了,愉快的看起了好戏,到现在的打击白毛。
  论找起千手扉间的茬没有比他宇智波·泉奈更顺手的~

  “嘿,白毛你看!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哈哈哈哈!你看你看,要是你能做到这样,哪怕你也跟这边这个白毛一样喜欢斑哥,只要你是被压的那个,我觉得可以哈哈哈……”泉奈看着看着,就把手上的的书递给旁边的斑,还顺手各扔了一本给扉间和柱间。
  “……小辫子你想得美,这种事不可能的!”别看扉间依旧面无表情,但内里崩了好几次了。虽然能接受这个世界的设定,但要他跟这边一样,做梦比较好!

·

—TBC—

·

.

*题目的意思就,字面上的意思,不虐,就有点神奇。

*就某天夜里做的梦,成功让我回到了坑里,开始新的挖坑hhhhhh

*上篇主要说的是扉间世界来到千手扉间世界的情景,下篇千手扉间才会出现,嗯,这是一个神奇的世界

*历史来了个巨大的拐弯,然后整个世界都变了一个样

*一个以创作为主带动世界发展的世界

今日客潮给了我大惊喜!

先是财神爷给我师兄的信物,然后薛涛给我锅锅的信物,最后那个白菜的……客潮的时候那个倒计时的那个挡住了,只看到点中后的闪光,还以为是看花眼了,没想到还真的是御信物

我还以为一次客潮最多只能有两御信物,没想到是没有上限,全看脸的么?

虽然没有把煌开出来,但是开出了将军,开心(*^▽^*)

新的一年得到的第一个御……为什么不是阿喻,亏我看到紫光,以为阿喻终于来了┭┮﹏┭┮

大师,我真的不缺蔬菜谢谢,您就不能不要抢在阿喻面前先出来么?

登陆一百天啦~佛爷也终于被安排上开花了~

白先生,是不是开水白菜?毕竟是国文老师嘛,大唐历史也在课程的吧?

在三鲜池抽了好几十抽,保底都抽了,也没见阿喻的到来……

我就想着阿喻是不是对我有意见,然后我就换了个池子……果然阿喻对我有意见,东司马十连抽第一发就出来了!!!

然后东司马你骚话好多,我怀疑你能透过显示屏看到我了

p1???因为你不会招揽客人,所以你就拔刀了?这是武力威胁吧?

p2没事你就站在那里也很好看,绝对很多人买

p3……上一张你还说你不会笑脸迎人,这张咋回事?还有你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p4当着我的面换衣服……我可是女少主!!这么说来你上一张图说的是我现在的眼神么?

看来管理司时常关注tag的进展嘛,官方吐槽

是百日纪念

通知

老家突然出了点事,得回去一趟,少则三天多则一个星期才回来,这段时间更新不了了

嗯…就这样,之后再见~